智能家居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智能家居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张氏诡谈之老鼠吃人

发布时间:2020-04-21 18:02:48 阅读: 来源:智能家居厂家

“今天这么重要的日子,老总怎么还不来啊”经理一个人在公司门口急得团团转,就在他焦头烂额的时候,一辆凯迪拉克从远处开来。

“啊!终于来了!”经理擦着头上的汗,勉强挤出尴尬的微笑。

我从车上下来,不慌不忙的问道:“现在什么情况?”

“他们都在上面等着呢,就差您了,文案我已经让助理小张放在您的桌子上了”经理一口气说完后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我们两人边走边说,不一会就到了会议室,我淡淡的说:“知道了,今天的项目一定会拿下来的”

也许是我的自信,一直支持着我将我的事业推到现在还算火的地步,我的公司是一家生物药品公司,主要是将中药材合成为一种可以抵御各种突发性疾病的中成药。

今天说的这个项目是我的一个新的项目,它涉及到的是我们公司并不擅长的领域,就是将中药做出无毒害无污染的真正保健药。

为了这个项目我们实验了四年,通过无数只白鼠实验,终于做出了大家满意的成果。

会议上,我面对着在座的客户大谈奇谭的说着,说的时间不知道有多久,我看见助理拿来一杯热水,才觉得有些渴,就在我喝水的时候,其中一个客户说道:“张总,您说这个药是通过白鼠实验的吗?”

“恩,对啊”我放下手里的水,礼貌的说:“如果小老鼠的体质都可以承受我们的药物,那么这种药在人的身上也不会出什么错”

“你看”我控制着一张张幻灯片,那上面的照片显示的都是用过药物后老鼠从瘦小变得活泼强壮,生命的周期也较没有打药的老鼠长。

“噢”一声感叹溜到我的耳朵里,我开怀大笑,说:“朋友们,你们也不要急,可以好好考虑,今天给你们准备了晚宴,一会有人会专门安排的”

我的心情就像今天的天气一样,明媚光亮。

就在助理精心准备的晚宴间,我和客人们开始拉拉家常,聊聊可有可无的话题,当然这些都不在话下,因为我见过的或者是听到过的都远比你想象的多。

“张总,话说老鼠这个东西,可是有灵性的,”客户说道:“你说你的药都可以把它们养的那么好,说不定它们还会报答你的哦”

“哈哈,那样最好咯”听着对方的玩笑话,我也打趣道:“它要是可以出去给我偷点钱来,我就更开心啦”

众人大笑。

“你别说,还真有这事!”客户说:“就在我老家,有一家人对老鼠特别好,吃剩下的饭,总是会留给老鼠吃,后来在他们家的地上总是多多少少的有钱出现,大的一百,小的一毛,人家都说是老鼠报恩呢!”

客户的表情在说话间没有一丝假意,我看着倒像是真的,就在他说完后我插了一句说:“你说的我也听说过,但还有人说老鼠吃人,不知道你们知不知道?”

众人面面相觑,其中一个说道:“老鼠杂食动物,什么都会吃,可是你说这吃人倒是没有听说过”。

“我还吃过老鼠呢!”一个插话道:“那家伙的肉还是挺不错的”他眉头紧锁认真的说。

天渐渐黑了,我和客人们聊得很投机,大家你一句我一句的说着,但最关心的,还是老鼠的话题。

最后,终于在我们的努力下,对方接受了我们的产品。我坐在办公室里,吸着那根抽了好几次都没有抽完的雪茄,烟雾从嘴里缓缓吐出,浓浓的化在了空气里,我感觉自己的屁股下好像有什么东西扎一样,坐立不安。

因为那天晚宴的时候我说老鼠吃人的事,没错,我看着窗外,陷入深深的回忆之中!

那年我三岁,还在农村老家,爸爸妈妈还是老老实实的农民,过着听天由命的生活,家里除了我还有一个大我两岁的哥哥和刚出生不久的妹妹。

那时候收成不太好,家里存起来的粮食不多,就在人们都为此烦恼的时候,老鼠们也不给大家一口喘息的余地,所以家家户户都有一两只猫,可是就在那一天,爸爸妈妈大晚上都出去到了爷爷家,留下了我们三个孩子在家里。

天黑黑的,大人们不在,我们就连大声说话的勇气都没有,突然有人推开门进来了,一看原来是四叔,他穿着很单薄,看样子是匆匆过来的,见我们都睡了就说:“你爸叫我过来把家里的猫抓过去,猫呢?”

哥哥机灵的从被窝里窜了出来,说:“在呢,我给你捉去”

“恩,你爷爷家里粮食让老鼠偷吃了,猫也不在,现在都收拾还没有被糟蹋的粮食呢,估计一会就回来了,你们就早点睡觉”四叔说完,见哥哥把猫抓了过来关了灯就走了。

哥哥是一个比较调皮的人,闲不下来,他这个年纪的就是比较讨厌我们这些小一点的孩子吧,见四叔还没有走远,就私自偷偷的跟去了。

我那个时候可没有哥哥那么调皮,是属于比较乖的一种,换句话说就是胆小的一个人吧。

灯熄掉后,屋子里静悄悄的,妹妹在我的旁边安静的睡着,我蜷缩在被窝里,眼睛没有闭,心里想着大家什么时候回来,就在这时,我隐隐约约听见有呲呲细小的声响。

它的脚步一点一点以试探性的节奏向着我的方向靠近,难道是鬼!我当时的第一直觉促使我迅速将头包在了被子里,果然!我感觉在我的身上有东西经过!

我屏住呼吸,虽然心里很害怕,但是还是很好奇的听着动静。

这声音由一两声急速变成三四声,七八声,甚至更多!

“哇啊啊!”妹妹一声尖细的哭腔打破寂静的夜,我下意识想到:不好,妹妹出事了!

慌乱的掀开被子,与此同时,唰的一下黑压压的东西似乎收到了惊吓,全部四下散开,我见这东西肯定是老鼠,暗自骂道:真笨,还以为是鬼呢!完了!

我的手在妹妹的身上摸着,黏黏的液体粘在了我的手上,透过皮肤,我还可以体会到淡淡的余温,一股血腥味有些恶心,我触电般收回手,顺着灯绳的位置,将灯打开,就在灯亮的时候,我的心也紧张的到了嗓子眼!

妹妹的耳朵!鼻子没有了!留下的是被咬的碎碎的肉松还牵强的挂在上面,血已经将襁褓染红,我的脑子一下子变得空白,双腿一软,瘫在了地上...

脑海中清晰的是妹妹的哭声越来越弱...

办公室里,我被实验项目主管的一个电话将我从回忆中拉了出来,我将雪茄放下,听他说:“张总,公司最新研究题材的测试对象还是以老鼠为对象吗?”

“恩,是的!”我斩钉截铁的说道:“老鼠这个东西,挺好的”

“恩恩,我知道了”他礼貌的回答说:“不就会有新的产品推出呢”

“恩”我有追问道:“老鼠还够不够了?”

“可以,差的也不多”他说

“好,要是不够就说,老鼠多的是,你们大胆放心的实验吧,不要怕失败!死了就死了!没有什么可惜的!”我自己也没有意识到,我说这句话的时候语气说的格外的重!

北京离婚咨询

北京离婚律师

北京著名离婚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