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家居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智能家居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我省民警赴菲律宾打击电信诈骗犯罪背后的故事

发布时间:2021-01-21 08:51:43 阅读: 来源:智能家居厂家

无悔奉献 不辱使命

图为维甘市内的一个电信诈骗窝点。  1月12日19时,中菲两国在菲律宾境内开展两国联合执法行动,一举端掉了6个电信诈骗窝点,抓获犯罪嫌疑人151名。2月27日清晨,16名犯罪嫌疑人被押解回石家庄。日前,记者采访了省公安厅“境外工作组”的4位民警——踏实的张钧、稳重的吴学猛、阳光的马跃、腼腆的王少鹏。

□ 本报记者 李永志

一网打尽,中菲联合执法大获全胜

那是一场围歼。

150余人的围捕队伍兵分6路同时扑向6个目标点。1月13日清晨5时45分,天空泛起青白,阳光一点点刺穿厚重的云层,挤出逐渐明亮的笑脸。蚊虫噤了声、鸟儿缄了口,一人多高的草丛中,菲律宾国家特别行动队士兵全副武装迅速潜行,冲在第一线的还有以观察员身份参战的中国警察。

“砰”的一声巨响点燃了冲锋的信号。菲律宾特别行动队士兵猛地踹开房门,闪身进入震慑全场,我国民警迅速冲进房间:“警察!起床趴在地上,不许动!”

突如其来的变故惊醒了铤而走险之人的发财梦。仍有认不清形势的顽固分子困兽犹斗。其中的一个房间里,一把上膛的手枪赫然在目,执法人员反应迅捷,很快将嫌疑人控制。

“我不怕!不完成任务决不回国!”

那是一种坚守。

“151名犯罪嫌疑人悉数到案。从拿到搜查令到行动成功,我们连续工作了40多个小时,现在终于松了口气。”省公安厅“境外工作组”组长、省刑侦局大要案支队副支队长张钧的内心一直经受着冰火两重天的煎熬,“70多天的努力,终于等到了收网的时候,嫌疑人大多数是中国人,听不懂英语,我们必须冲在最前面喊话。虽然抓捕行动已经做了最严密的部署,但危险性仍不容忽视,我在心里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

张钧带领的“境外工作组”有马跃、吴学猛、王少鹏三名骨干,三张年轻的面孔,三颗坚毅的心。

去年10月30日到达菲律宾后,侦查取证等工作便马不停蹄地展开。马跃和王少鹏被派往维甘市的一个电信诈骗窝点踩点侦查。窝点设在两栋独立的别墅内,对方有保安不间断巡逻,一旦有陌生人接近,会受到严格盘查。楼背面的开阔地带都是一人多高的草丛,这里成为王少鹏他们隐蔽的最佳场所。

维甘市的气候湿热,气温高达30摄氏度,马跃和王少鹏每天三四个小时潜伏在荒草中侦查,裸露在外的肌肤成了蚊虫的美餐。

11月中旬的一天,王少鹏突然高烧至40摄氏度。张钧劝少鹏去医院看看,少鹏轻描淡写地拒绝了:“感冒发烧这点小事,扛一扛就过去了。”工作组人少任务重,少鹏悄悄吃了退烧药继续工作。第三天,少鹏高烧仍然未退。张钧急了:“马跃,必须带少鹏去医院检查!”

抽血检查后发现少鹏感染了重度登革热,必须立即住院治疗。7天后,少鹏的身体刚刚有所好转,他便强烈要求出院工作。

张钧湿了眼眶:“少鹏是好样的! 10天,持续高烧40摄氏度,他没敢告诉家人,怕家人担心;没有一丝脆弱,怕拖累战友,他一个人扛下了所有的痛苦。”

“如果再次感染登革热,会有生命危险!”中国驻菲警务联络官明确告知,“必须回国休养!”张钧征求少鹏意见时,少鹏强烈反对:“我不怕!我是警察,不完成任务,我决不回国!”

下决心, 誓与不法分子斗争到底

那是一份情结。

“祖国的强大,科技的进步,很多事情在‘家’里都完成了,比如菲律宾电信诈骗窝点的确定,许多证据的获取。”吴学猛说,“本以为到菲律宾后落地侦查,固定证据,很快就能端了窝点,可我们还是低估了所面临的困难。”

两国语言、法律、民俗等多方面存在巨大差异,专案组的一切行动都必须在当地法律规定的程序及范围内进行。窝点确定以后,向当地申请搜查令时遇到了困难。

元旦前夕,他们接到公安部的通知,如果最后一次搜查令申请失败,所有人员都要撤回。

“申请已经失败了十几次,我们的内心有很多失望与不甘。看着犯罪嫌疑人近在眼前,就是无法将其绳之以法,对我们来说是一份煎熬。”马跃无奈地说,“元旦那天,专案组撤回了一部分人,他们临走之前,我们抱在一起痛哭流涕。不知谁开了头,大家共同唱起了‘人民警察之歌’,我们发誓:坚决与不法分子斗争到底!”

不负所望,专案组在付出无数艰辛之后,终于成功拿到了搜查令,所有民警都为之一振。我国驻菲大使馆专门协调菲方派出了参加过反恐作战的数十名国家警察局特别行动队士兵、菲律宾国家警察局、网络犯罪侦查局等部门联合执法。

“当地警察局一听是中国警察,非常重视,积极配合我们的工作。有一个强大的祖国作支撑,我们感到无比自豪!”张钧骄傲地说。

“真想家!攥着手机不敢听孩子发来的语音”

那是一种情怀。

“想家,尤其是夜深人静的时候。从去年10月30日到菲律宾,直到今年2月26日回国,4个月的时间,中间经历了跨年……工作之余就是想家。”张钧难掩悲伤,“去年,父亲去世了,只剩下老母亲一个人住在老家,心里万分惦念……每天深夜,攥着手机看着微信里孩子发来的语音,很久都不敢点开听,心里酸酸的,怕听到孩子的声音就再也控制不住……”

马跃的小女儿出生那天,他正在北京办理出国签证,没能赶回去陪伴生产的妻子。孩子出生6天,马跃接到了出发的命令。含泪告别妻儿,马跃不敢回头,不是不想再看一眼,是怕看了就失去离开的勇气。在菲律宾的工作繁重而辛苦,几乎每天都是夜里12时之后,才能和妻子视频聊会天,看到两个孩子熟睡时的样子,马跃的心被幸福填得满满的。

回家的那天,马跃竟然有些紧张:“这么长时间没回去,不知道见到家人该说点啥。还好,我们完成了任务,对群众、对亲人总算有个交待。”

2021台历

太原冰箱维修

水上飘挖机出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