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家居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智能家居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央视政府管的太多最后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发布时间:2021-01-25 10:08:53 阅读: 来源:智能家居厂家

央视:政府管的太多 最后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卖掉一吨钢,赚的钱还不够买冰棍;曾经风光无限的煤老板,如今也难觅踪影。钢铁不好卖、煤炭也陷入了低谷。当中国经济平稳的走过上半年,摆在众多企业和政府决策者面前的,是这样的一道难题:产能过剩。那么,到底哪些行业出现了产能过剩?是谁造成了产能过剩的局面?卖不掉的煤炭、钢铁,又该怎么办?央视财经频道主持人沈竹和特约评论员国家发改委经济体制管理研究所产业室主任史炜、著名财经评论员刘戈共同评论。  卖1吨钢能赚多少钱?买一根冰棍都不够!是谁造成了产能过剩的局面?卖不掉的煤炭、钢铁该怎么办?  卖1吨钢能赚多少钱?几年前,钢铁价格最高的时候卖1吨钢可以赚到将近一千元,差不多相当于一部手机。一年多以前,卖1吨钢的利润相当于不到一公斤猪肉的价钱。到了去年年底,每吨钢的利润只有1.68元,只相当于一瓶矿泉水。今年上半年,据中钢协发布的数据,利润一度降到了每吨只有0.43元,连买根冰棍都不够。利润巨变的根子是产能过剩。  李新创(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副秘书长):一到六月份我们是7.8亿吨的产量水平,这太可怕了,都不想第一个倒下,都拼命往前。  张长富(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副会长):钢价回归到了20年前,94年的(水平),(价格指数)100点,这在中国的工业品大宗商品里是没有的。  在河北迁安市,2012年全市钢铁业的营业额与2011年相比下降幅度达到了惊人的95.2%,尽管如此,一些钢铁厂还是开足全部产能维持饱和生产。  吴平(河北省首钢迁安锅铁公司党委书记):你生产100万吨也是这些费用,你生产120万吨还是这些固定费用。这就是我们不能轻易减产的原因。  几天前,山西省政府宣布,针对煤炭行业的不景气,从8月1日开始采取20条措施,降低煤炭企业的生产成本。  吴永平(山西省煤炭工业厅厅长):出台这些措施帮助企业减负,降低成本,使我们企业在市场的竞争中,在经营过程中能够平稳地,正常地发展。  刘戈:产能过剩是企业的侥幸心理和地方政府的利益捆绑造成的  (《央视财经评论》评论员)  其实你干起来的时候后面是有支持的,也就是这些企业都是地方政府敲锣打鼓欢迎来的,那么你不能说想停就停了。如果停下来,GDP没有了,就业也会受到影响,所以如果他没有到了一个已经赔的不得了的情况下,尽量还干。而且按照以前的经验来看,可能过一段时间,如果经济又回暖,那么它又有生产出来的这些钢材,那又还可以按照较高的价格卖出去,所以一直会存在这样一种侥幸心理,所以在很多情况下他不愿意停。另外,钢铁行业本身的特点是,如果它停工一次,那么它再启动时,这个周期是比较长的,而且要有大量的投入,所以在没有一个让他下决心断腕的时刻,他的侥幸心理和地方政府的这样一个利益的捆绑,是会让他要再生产一段时间再试试看的。  史炜:房地产和汽车对钢材的拉动具有决定性作用  (《央视财经评论》特约评论员)  对于钢铁行业,我们要看一定要看结构,一定不要看总量,因为总量其实没有任何说服意义。比如说我们国家近十年的整个经济增长的总体特征,三架马车是什么?房地产,汽车,还加上出口,那么房地产和汽车这两项对钢材的拉动是具有决定作用的。  今年上半年,光是最新的统计,今年上半年全国地方政府卖地的钱,是1.7万亿,那么1.7万亿就预示着不论是搞住宅,还是搞工厂投资都是跟钢材有关系的,所以说表面看钢材是过剩的,但为什么它还卖得出去?其实在2011年,工信部最早开始要对钢铁行业过剩进行调控的时候,我们会发现一个非常奇特的数字,就是我们钢的产量表面是过剩,但是又都卖出去了,卖给谁了?这是一个。第二个谈结构来说,现在我们需要谈钢铁产业过剩的时候,我们要看看有多少钢,比如说有多少用在汽车冷轧板上,有多少钢是用在修铁路上,有多少钢是用在我们的重型机械工业上。还有多少粗钢就当做一般的住建,比如说调控经济,控制企业扩大规模导致这些钢材的过剩,如果不谈结构只谈总量的话,我们的调控是没有目标的。  韩晓平:不按照市场规律生产的企业该死的就必须要死掉  (中国能源网首席信息官 《央视财经评论》特约评论员)  最主要的原因是我们过去一段时间上大压小,当时很简单的执行了一个政策,就是小的高炉必须要炸掉,然后要建大高炉,这些企业又是各地税收的主要来源,那么地方政府就很担心这样的企业消失了,那么它的税源中断,所以它不惜借债来帮助这些企业扩大产能,这就造成了今天产能过剩的局面。实际上就是我们这么多年追求规模,而不注重效益,我们所有的评价都不是按照市场规律,就是规模越大越好,我想该死的就必须要死掉,因为这是符合市场规律的,有一些企业的竞争力不够,那么不管它的规模大小。如果说它没有市场,它就应该遵从市场的规律,该关就得要关。现在由于这些企业,一方面地方上一些债务在里头,另外一方面银行又借给他们很多钱,所以他们还在不停地生产,还在不停地扩大产能,这个局面必须要终止,因为我们不能简简单单地用产能规模来作为衡量企业的标准。  史炜:产能过剩是曾经的生产和今天的消费错位而导致的  (《央视财经评论》特约评论员)  我们国家经济有一个特别典型的特征叫追赶型的经济,追赶型的经济一个最主要的特征就是投资拉动。就是说我没有这么大的需求,需求又分为两个部分,个人、老百姓的需求和企业生产资料的需求,那么我要想把我的经济总量作大,就必须依靠投资,那么我扩大投资的时候,企业就可以买更多的原料进行扩大生产,扩大生产就是要建各种各样的厂子,这是第一个价值取向,就是追赶型经济。从投资经济来说,我要想把中国的经济总量作大,必须得有足够大的产业。比如中国现在出口规模在全世界第一,凭的就是价格和劳动力的低廉,但这不是决定因素,更重要的因素是有规模优势,所以今天中国仍能保持在全球最大出口国的地位,在于产品源源不断,然后类别齐全,有很强的竞争能力,即便是在人民币汇率,人民币不断升值的情况下,出口利润下降的情况下,还是有一些兜底的筹码去竞争。  今天钢铁行业的产能过剩是因为大家在判断一个消费取向,2000年,中国小轿车的产量30万辆,相当于菲亚特产量的零头。在2000年第七届北京车展上,大家都认为中国汽车的春天可能在三五年以后才会来到,但没想到2001年就来了,现在我们小轿车产能是2000万台,全世界最高。就是说中国在追赶型的时候,人的消费心理、企业消费心理和投资心理会产生一定的偏差。中国的汽车工业已经过了十年周期了,也就是曾经的生产和今天的消费没有对上号,错位了。  刘戈:产能过剩归咎于诸侯经济  (《央视财经评论》评论员)  因为结果是突然一起出现的,但决策是分别做出的。其实还有一种经济现象,我们叫诸侯经济,也就是说我们各个省、市都有自己的发展重点,都会有自己招商引资、花大价钱来请来的这些企业,给这些企业非常好的政策。比如说更便宜的电价,零投入的土地,还有各方面的优惠政策,那么这些政策和他们对于未来市场的预期结合在一起之后分别做出来这样的一些判断。按说发改委对于总量是有控制的,但地方政府往往绕过设置的总量控制。以电解铝为例,这几年增加了1800万吨的产能,但真正通过发改委审批的只有80万吨。就是说我们试图宏观调控,但是由于诸侯经济的存在,他们通过各种办法绕过了你的总量的控制。  对于一个地方政府来说,如果当时是敲锣打鼓欢迎来的企业,来了以后在这个地方已经做了很多年的贡献,创造了很大的产值,增加了很多的就业,那现在突然让我把这个厂子关掉,这些问题我怎么解决?拿电解铝为例,现在由于电解铝主要是用电,电占到产值成本50%左右,那么这时的电价就对于铝价就非常重要。原来的这个基地主要在山东和河南,但这几年西部地区招商引资非常厉害,新疆、甘肃、内蒙、青海用很便宜的电价给你自备电站,那么新的这些产能就会向这边转移。而原来山东、河南形成的这些产能,他又不愿意放弃,而且可能对于一个市来说,占到他GDP的30%,就业也解决几千人上万人,所以新的产能在更适合的地方建成了,但旧的产能淘汰不了。  史炜:搞GDP经济的代价是沉重的 但不搞GDP的代价更沉重  (《央视财经评论》特约评论员)  我们在找化解产能过剩的手段时,要对产能过剩做一个判断,比如周期性的产能过剩,那就靠市场去调解,比如大规模的投资延续下来的产能过剩,那么它有一个消化期,还有一些是技术产业替代所形成的产能过剩,那么可能就需要洗牌,所以对不同的产能过剩要进行分解。现在更关心的更多的是煤炭、电力、钢铁和电解铝,这些都属于重化工时期的一种产能过剩的表现。其实美国就是在1950年到1980年,从传统的重化工到高精细的到机械工业到电子工业,最后转向到后工业时代,那么我国现在恰恰也是发展了35年,正处在重大周期性的一个结构调整的过程当中,那么在这个过程当中,产能过剩首先是有客观的经济因素、环境因素存在。  另一方面,我们在决策体系上存在很大的问题,那么这种决策体系本身有冲突性。比如说西部大开发,中部的崛起,振兴东三省,那么靠什么去振兴?比如东部地区的产能向中西部地区转移,但中西部没有钱和技术能力来发展高技术产业,那么它只能把东部地区的一些传统的产业、劳动密集型产业带到当地来,这样既能够解决就业,也能够解决GDP。那这种政策过去以后肯定就会导致新的产能过剩,但这还不是简单的诸侯经济,中国的经济本身就是不平衡的,它存在着天然的中西部地区,包括中部各省之间经济实力的差距。在现在对地方政府的考评方式之下,搞GDP的经济代价是沉重的,但不搞GDP的代价更沉重,伴随着政治风险、经济风险、行政风险和个人风险,那么怎么推高GDP?唯一的办法就是投资,那么到底投资合不合理?我们在地方政府的规划报告当中看的非常清楚,几乎到目前为止,各个省市的所有的招商引资报告和重大项目的报告都是一个预期,他根本就不考虑这个东西最后能不能实现,而且他没有精力去判断市场。  史炜:要减少政府的过度干预 但政府又不能完全放手不管  (《央视财经评论》特约评论员)  现在中央精神很明确,就叫稳定存量、优化增量。存量就是不要简单的调整产能、控制产能,我就把存量都砍掉,砍掉存量的代价是非常沉重的,我们百分之六七十的存量可能就是传统的产业形态,那么涉及大量的就业问题,地方财政的税收问题。那么我们现在要做是在增量上不仅仅是优化,而且增量上要采取有效的办法进行合理的规划,这种规划既要靠政府的指导,减少政府的过度干预,同时要利用经济杠杆,比如财政,税收,包括我们整个的金融多元化投融资的体系去实现它的投资选择上。  另外,比如现在我们明确的提出七大战略型新兴产业,但是这个筐里头你到底装什么东西?这是需要有一定的立法的,比如说行业标准、产品的标准,如果我们没有一套完整的标准体系,那大家包上包装都可以去上,所以我们看到各地在上增量发展的时候,很多时候它是没有标准的,那么没有标准,只要过大的产能他就可以报到地方发改委,地方发改委报到省发改委,然后向国家发改委去报,所以政府管的太多,政府等于什么都不管,但是政府不管的话,底下又无序,所以这个确实是需要我们在整个的宏观调控中找到办法的。  刘戈:政府管的太多 到最后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央视财经评论》评论员)  你调控的办法,你解决这件事情的办法到底在哪?我用产能过剩、电解铝产能过剩和几部委联合遏制产能过剩这几个关健词查了一下,我发现在2003年,2005年,2009年,2011年都发过同样的通知,而且用词都非常的严厉,但是最后没有效果,那么原因是什么?一方面,你管的太多可能最后你解决不了问题,那么最后你还需要找到真正有效的、可核查的、通过到底什么样的手段能够真正地让这些投资冲动的主体,包括企业,包括地方政府,他能够觉得在这个利害关系里面,在这个制度设计里面,我自动的觉得这事不能干了,让别人去干,那么这样的话……

河北衬衫订制

品牌T恤零售

河北T恤衫工厂

河北定制衬衫公司